服務熱線:95566信用卡熱線:40066 95566

當前位置:首頁 > 關于中行 > 中行動態
網銀登錄

“數字經濟成為全球復蘇引擎”

中行董事長劉連舸出席中國國際金融學會青年論壇并發表演講

2021-05-14

5月14日,中國國際金融學會青年論壇在廈門大學舉辦。中國銀行董事長、中國國際金融學會會長劉連舸出席論壇并發表題為《數字經濟與全球復蘇新動能》的開幕演講。

劉連舸表示,在世界經濟衰退的背景下,數字經濟正成為全球復蘇的引擎。一方面,數據已經成為關鍵生產要素,傳統產業數字化發展步伐加快,數據經濟正催生大量新產業形態;另一方面,數字消費釋放巨大潛力,數字基礎設施投資前景廣闊,數字貿易成為全球貿易的主要驅動力量。當前,國別之間的數字鴻溝日益加深,跨境數據流動不充分、不平衡,數字經濟帶來新的安全隱患,這對數字經濟發展構成一定挑戰。推動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一是要加快數字基礎設施建設,促進數字技術發展;二是要加快傳統行業數字化轉型,釋放數字賦能潛力;三是要加快完善配套治理體系,深化國際交流合作。

劉連舸指出,數字經濟的發展對國際金融研究提出三個新方向:一是探討如何更加充分地發揮金融對數字經濟的支持作用,二是分析數字經濟如何影響國際金融體系的效率,三是研判數字經濟發展可能產生的金融風險及管控措施。

本次論壇主題為“后疫情時代的國際金融理論探索”。廈門大學黨委常務副書記李建發現場致歡迎辭,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美國康奈爾大學教授沃倫?貝利發表了視頻演講。

此外,學界、業界專家學者就“國際金融理論前沿”這一話題各抒己見,進行了熱烈討論。

本次論壇由中國國際金融學會、廈門大學主辦,中國銀行研究院、廈門大學經濟學院承辦,邀請高等院校、智庫等機構的200余位嘉賓參會,包括從事國際金融理論研究和實踐的40多位青年學者。


附:中國銀行董事長劉連舸演講全文

數字經濟與全球復蘇新動能

——兼析對數字經濟時代國際金融問題的思考
中國銀行董事長、中國國際金融學會會長 劉連舸
(2021年5月14日?廈門)


尊敬的各位朋友,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

大家上午好!

非常高興來到美麗的廈門大學,參加中國國際金融學會青年論壇。2009年,我在進出口銀行工作期間,就曾與朱民院長、李揚理事長一起參加中國國際金融學會青年論壇。今天再次參加,倍感親切。首先,我代表中國銀行、中國國際金融學會,對各位嘉賓和學者的蒞臨表示衷心感謝!也借此機會,向廈門大學百年華誕表示熱烈祝賀!

今天我簡要談一談對全球經濟的一些觀察。近年來,全球經濟面臨“低增長、低通脹、低利率”困局,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的蔓延及多種因素交織,全球經濟面臨的環境錯綜復雜。在美國經濟刺激政策和中國率先復蘇的帶動下,全球經濟正逐步走出低谷。但當前印度、東南亞等地區疫情突然加劇,病毒加速變異,全球形勢充滿不確定性,迫切需要從理論思考和實踐發展方面對全球復蘇問題進行研判。值得關注的問題很多,我僅圍繞數字經濟發展與全球復蘇新動能,與大家分享一些思考。

一、數字經濟正成為全球復蘇的引擎

2020年,在世界經濟衰退的背景下,全球主要電子商務企業交易額逆勢增長超過兩成,遠程辦公、在線教育等產業突飛猛進。研究顯示,到2025年,全球數字經濟占GDP比重有望達到 58.2%,不同口徑得到的結論可能不同,但數字經濟持續快速發展的趨勢是肯定的。中國作為數字經濟領先者之一,2020年數字經濟規模達到39.2萬億元,占GDP比重升至38.6%,成為推動經濟率先復蘇的重要力量。疫情使人們對數字時代、數字化有了新的認識,數字化對人類社會生活方式帶來全新的影響。

數字經濟對全球復蘇的重要作用,可以從供求兩端找到理論解釋。從供給端看,數字經濟從三個方面深刻改變經濟增長模式。

第一,數據已經成為關鍵生產要素。與傳統生產要素相比,數據具有許多獨特屬性,如總量趨于無限、流動性強、邊際成本低、規模效應明顯等。數據的邊界是無窮的,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大數據等技術的應用使數據的價值充分顯現。數據與技術的深度結合,最大的功能是大幅降低交易成本,為經濟社會發展帶來系統性變革。近年來,各國普遍將數據作為基礎性資源之一。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首次提出將數據作為生產要素參與分配。去年4月,黨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進一步將數據列為與勞動力、資本、土地同等重要的生產要素。今年兩會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專門列入了數字經濟的章節,數據的重要性已經上升到國策層面。

第二,傳統產業數字化發展步伐加快。數字技術可以為傳統制造和服務部門賦能,通過升級傳統業態,大幅提升產出效率。當前汽車行業、能源供應等傳統部門已率先邁向數字化。在疫情的影響下,去年以來,以在線娛樂、在線教育、互聯網醫療為代表的服務業新模式加速發展,以電動汽車、智能裝備為代表的制造業加快成長。銀行業同樣在經歷深刻的數字化轉型,經營理念和組織架構發生革命性變化,各大銀行都在加大科技研發、數字場景生態建設,以充分滿足客戶觸達和客戶體驗需求。

第三,數據經濟正催生大量新產業形態。數字要素投入與數字技術手段相結合,在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等底層技術和互聯網、5G等硬件設施基礎上,衍生出精準營銷、智能制造、無人駕駛等大量應用場景,有力推動了資本、技術與勞動力協同,極大拓展了市場邊界。

從需求端看,數字經濟同時在三大需求領域推動市場變革。

第一,數字消費釋放巨大潛力。數字經濟提供的線上消費模式打破了時空限制,數字化的產品服務培育出新的消費習慣和市場。據聯合國貿發會議統計,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全球主要國家在線零售額快速增長,占社會零售總額比重從2019年的16%提高至2020年的19%,充分展現了數字經濟為消費市場帶來的新動力。消費數字化已經是大勢所趨,每個人都必然要接受這種新業態、新模式。

第二,數字基礎設施投資前景廣闊。當前,基于5G、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的“新基建”廣受關注。擴大“新基建”投資既是應對經濟衰退的重要手段,也是提高持續創新能力、促進經濟轉型升級的有效途徑。截至2020年末,131個國家和地區的412家運營商啟動了5G基站投資建設,主要國家在大數據中心、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領域紛紛加強規劃和資源投入,搶占發展先機。

第三,數字貿易成為全球貿易的主要驅動力量。21世紀以來,數字技術與國際貿易融合滲透不斷深化,傳統貿易數字化、線上化發展加快。數字貿易在為各類市場主體,特別是中小企業參與全球市場提供機會的同時,正在推動全球價值鏈分工深遠變革。聯合國貿發會議數據顯示,2019年全球數字服務貿易規模接近3.2萬億美元,占服務貿易比重上升至52%,占全部貿易比重上升至12.9%。

二、數字經濟發展面臨的挑戰

目前來看,挑戰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第一,國別之間的數字鴻溝日益加深。據國際電信聯盟統計,2019年發達國家互聯網普及率達到86.6%,發展中國家互聯網普及率為47%,欠發達國家互聯網普及率僅為19.1%,全球近一半人口沒有接觸過互聯網。部分國家實施數字核心技術封鎖和國際標準壟斷,導致廣大發展中國家與其數字經濟發展差距持續拉大。不斷擴大的數字鴻溝嚴重阻礙了數字經濟規模效應的最大化。

第二,跨境數據流動不充分、不平衡。互聯互通、開放共享是數字經濟發展的內在需要。與貨物跨境流動相比,數據的全球流動還不夠充分,2019年跨洲數據流動僅占全球數據流動量的34.1%。同時,跨境數據流動導致部分數據流出國產生安全顧慮,限制跨境數據流動的政策增多,人為降低了數據流動性,制約了數據要素作用的發揮。

第三,數字經濟帶來新的安全隱患。隨著數字平臺逐步積累海量數據,數據濫用、隱私泄露等問題凸顯。過去兩年,世界范圍內發生的數據泄露事件均超過3,900起。數據硬件被攻擊、被入侵的后果十分嚴重,前幾天美國能源系統遭受嚴重入侵勒索就是一個很典型的案例。由于數據平臺具有天然的規模經濟和先發優勢,數字平臺崛起容易形成“一家獨大”“贏者通吃”,大型平臺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問題日益嚴峻,甚至可能引發社會治理問題。此外,當前中國金融系統存在的一個很大的數字安全隱患就是對外部交易系統(SWIFT)和運算系統(IBM主機)等過度的依賴。

三、共同推動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

隨著信息技術的日新月異,數字經濟對全球經濟的作用將更加凸顯。各方應共同努力、攜手并進,讓人類共享數字經濟帶來的福祉。

第一,加快數字基礎設施建設,促進數字技術發展。大力推進新技術的引入應用,加快5G、光纖寬帶、云計算等感知設施和算力設施建設。推廣部署工業互聯網,打造智能化交通環境,升級智慧城市設施。聚焦人工智能、高性能計算等核心技術攻關,布局建設產業創新中心。進一步豐富融資渠道,放寬市場準入,完善監管措施,引導更多社會企業參與數字基礎設施建設和應用推廣。

第二,加快傳統行業數字化轉型,釋放數字賦能潛力。各行各業應加快完善數字基礎設施,推動企業提升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能力,引導企業數字化轉型。企業應搶抓數字經濟帶來的發展機遇,有效利用數據要素、數字技術和數據平臺,推動新技術創新、新產品培育、新模式應用和新業態發展。對銀行而言,要加大對金融科技的投資,縮小與西方大銀行的投入差距。

第三,加快完善配套治理體系,深化國際交流合作。2020年9月,中國發起《全球數據安全倡議》,為探討并制定全球數字治理規則提供中國方案。未來,應進一步深化國際合作,強化數據監管,保護數據隱私,防止數據泄露,推動數據有序、安全流動。完善數據平臺治理,切實解決平臺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實施壟斷等問題。進一步完善WTO數字貿易規則,在消費者保護、數字支付、數字爭端解決機制等方面強化協調、彌合分歧。

四、數字經濟給國際金融研究帶來新課題

最后,我想談一談數字經濟發展對國際金融研究提出了哪些新的方向。

第一,如何更加充分地發揮金融對數字經濟的支持作用。從中國的情況來看,金融業在技術消費和推廣方面一直走在前沿,未來要進一步發揮金融對數字經濟發展的引領作用。另外,數字經濟“輕實體”“重知識”的屬性意味著,企業的核心資產往往難以合理定價,對金融機構風險管控提出了新課題。數字要素與傳統要素的融合,不斷推動經濟形態轉型,亟需探索健全相應的金融服務模式。

第二,數字經濟如何影響國際金融體系的效率。數字經濟正從要素投入、技術應用、行業競爭等多個層面對金融體系帶來深遠影響。一方面,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等技術在金融體系的應用,優化了金融服務模式,提高了金融資源配置效率。另一方面,金融與科技的行業邊界越來越模糊,非金融機構涉足金融服務,在給金融業注入活力的同時,正在重塑著行業競爭格局。

第三,數字經濟發展可能產生的金融風險及有效管控措施。隨著數字技術與金融深度融合,資金流動更快、產品更復雜、交易更高頻,對全球金融系統性風險防范帶來挑戰。跨境數字金融活動對各國域外管轄權、監管規范等提出新要求。支付領域數字化可能沖擊國際貨幣秩序,威脅金融穩定。防范這些風險,既需要各國與時俱進、跟上行業發展步伐,也亟需更加完善、協調的國際治理安排。

各位嘉賓、各位學者,中國國際金融學會一直高度重視對青年學者的支持,通過吸納青年學者擔任學會理事、構建青年作者儲備庫、組織青年論壇、開展《國際金融研究》優秀論文評選、走進校園等系列品牌學術活動,為國內外青年學者搭建學術交流平臺。

當前,疫情沖擊、國際格局重構、數字經濟浪潮等新趨勢,為我們從事金融理論、政策和市場研究提供了“富礦”。中國銀行、中國國際金融學會愿意與各位專家學者一起,以中國國際金融學會為平臺,以舉辦青年論壇等活動為契機,共同深入研究推動數字經濟發展,努力為構建新發展格局、促進全球經濟復蘇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最后,預祝本次論壇取得圓滿成功!

謝謝大家!

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