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熱線:95566信用卡熱線:40066 95566

當前位置:首頁 > 關于中行 > 媒體看中行
網銀登錄

宗良:譜寫新時代金融改革發展新篇章【金融時報】

2017-11-10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是關系全局的歷史性變化,在此基礎上,十九大報告對未來金融工作提出了新要求。報告多次提到“金融”,專門闡述金融的相關段落為96字。報告通篇閃耀著金融改革發展的光芒,譜寫了新時代中國金融改革發展的新篇章,為新時期做好金融工作指明了方向。

主要矛盾轉化 開辟未來金融發展的廣闊空間

報告提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矛盾的轉化預示著巨大的市場空間,也預示著廣闊的金融發展空間。如何實現新時期升級版的金融供給與需求間的動態平衡至關重要。當前,我國金融供求之間存在比較明顯的不匹配問題。從城鄉和區域看,金融資源更多地集中在城市和東部地區,而農村和中西部地區相對稀缺,金融需求滿足程度較低;從企業類型看,民營企業和中小微企業創造了大量增加值和新增就業,但它們獲得融資的難度較大;從不同產業看,現代服務業和新興行業不像傳統制造業一樣擁有較多的“重資產”,大多難以滿足獲得融資的抵押條件,阻滯了其加快成長的步伐。伴隨著社會主要矛盾的轉化,這種不平衡也面臨升級。因此,金融業服務實體經濟既要著眼于滿足經濟社會需求,又要注重從供給側突破,大力提升金融業改善服務、回歸本源的內生動力。創新是引領金融發展的重要動力,未來會不斷推出差異化和特色化的服務供給,綠色金融、科技金融、消費金融、文化金融及養老金融等可望取得較快發展。

“現代金融”的定位進一步理順金融與實體經濟關系

報告提出,著力加快建設實體經濟、科技創新、現代金融、人力資源協同發展的產業體系。把“現代金融”歸入產業體系中的一部分,實際上強調了金融是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與實體經濟緊密聯系、互相支撐,而不是孤立的、分割的。這就要求金融業發展回歸本源,服務好實體經濟,不能搞自我循環、自我發展。這是對金融與實體經濟關系的進一步深化。現代金融屬于現代服務業的一部分,現代經濟和現代金融是有機融合的。實體經濟發展離不開金融服務,金融通過服務實體經濟獲得自身發展,二者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理順金融與實體經濟的關系,就會把金融和實體經濟統籌起來考慮,金融改革的大方向更加明確,有利于解決金融與實體經濟失衡的問題,實現金融與實體經濟的協調發展。

深化改革是金融發展與轉型的重要動力

報告強調,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可見,深化改革是實現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和轉型發展的必由之路。未來,銀行業要堅持深化改革,健全公司治理結構,完善激勵約束機制;有序引導民間資本進入銀行業;擴大銀行業對外開放等。

報告指出,提高直接融資比重,促進多層次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當前,我國融資結構以間接融資為主,直接融資發展相對滯后。未來,要穩步提高直接融資比重,積極有序發展股權融資,擴大債券融資規模,拓展保險市場的風險保障功能,深化市場互聯互通,逐步建成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

報告強調,深化利率和匯率市場化改革,這是市場化配置資源在金融領域的集中體現。市場機制的核心就是供求決定價格,價格改革是市場機制有效運行的關鍵。通過市場競爭配置資源仍然是經濟增長重要的驅動因素。未來幾年,利率和匯率市場化改革可望邁出新的關鍵步伐。

金融回歸本源、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不斷增強

金融是實體經濟的血脈,為實體經濟服務是金融的天職與宗旨。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要“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更加強調了金融要回歸本源,把服務實體經濟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全面提升服務效率與水平。

實體根深,金融才能葉茂。金融要全力服務實體經濟,進一步提升金融服務質效,肩負起時代賦予的責任和使命。未來要繼續秉承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本質要求,持續改進和強化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將更好地滿足實體經濟有效金融需求作為創新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貫徹新發展理念,支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積極服務國家重大戰略實施,大力發展普惠金融,不斷為實體經濟注入“源頭活水”。重點支持小微企業融資、“三農”融資、脫貧攻堅融資、基礎設施建設、安居工程等重大項目。

構建了清晰的“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

報告將宏觀審慎政策的重要性上升到更高層面。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健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這是較十八大報告的新增內容,也是中央層面的報告文件中首次提及“雙支柱”調控框架,突出了宏觀審慎政策的重要性,表明當前我國“雙支柱”調控框架已逐漸清晰。

“雙支柱”調控框架是我國在金融宏觀調控政策框架的探索中取得的重要成果,新調控框架的確立有利于實現穩增長和防風險的平衡,實現我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隨著我國金融體系的杠桿率、關聯性和復雜性不斷提升,要更好地將幣值穩定和金融穩定結合起來。進一步完善“雙支柱”調控框架,豐富政策框架內涵,創新政策工具,加強貨幣政策與宏觀審慎政策之間的協調與配合。

進一步強調“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健全金融監管體系,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這與今年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精神是一脈相承的。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題,要把主動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我國金融發展進入加速換擋期,這對現行的金融監管體制帶來挑戰。健全金融監管體系,加強統籌協調,守住風險底線要求,防止系統性金融風險,要求防止股市、房地產市場、“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地方政府債務等相關及疊加風險。同時,要注意由于順周期因素引發的所謂“明斯基瞬間”,加強逆周期管理。

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的任務較為艱巨,需要把金融和實體經濟作為整體對待。把金融和實體經濟看作整體,就能更好地防范和化解風險,推動高質量發展。金融和實體經濟的改革與發展,需要加強協同配合。

綠色金融未來發展進入快車道

報告提出要“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有鮮明的時代特色。未來將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建設美麗中國。補齊生態文明建設短板需要發揮綠色金融的重要作用,包括完善綠色信貸考核體系,重點支持低碳經濟、循環經濟、綠色經濟等的融資需求。積極探索通過發行綠色金融債、綠色資產證券化等方式多渠道籌集資金,加大對綠色發展項目的信貸投放。堅決調整退出“三高一低”企業,騰挪出更多資金用于支持綠色低碳產業發展。(作者為本報專家委員會成員、中國銀行首席研究員)

來源:金融時報  2017-11-09

相關信息